朴谷分享 | 晨兴资本刘芹:我的“市场非共识+超配”投资原则

发布时间:2020-09-18 18:34

作者:admin

推荐语:
晨兴资本一直是国内科技领域投资的先行者,不仅在小米创立时成为其最早的机构投资者,还积极参与着科技供应链相关项目的投资。
今天分享晨兴资本创始人刘芹近期的演讲,看看在经验丰富的投资人眼中,科技与价值投资的理念应该怎样结合,会产生怎样的火花?
 
      以下为晨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在「2020中国母基金峰会暨第二届鹭江创投论坛」上的演讲实录,经《母基金周刊》精编整理,有删减:

 

      今天的演讲主题是《科技进化和价值投资》,过去20年,晨兴资本在中国科创投资里面积累了很多的经验和教训,也有很多体会。
 
      科创投资里面,我们坚信“科技进化论“的理念,每一代企业要创造新的商业机会,一定是颠覆和改变上一代的技术格局,因此,进化的思想才能带领一代又一代科技公司从一个个默默无闻的小公司,变成巨大的机会。
 
风险投资本质上是在投资人

 

      所谓的风险投资就是一个典型的风险收益曲线。基本上大部分投资投的都是风险,有人会说,这么大的风险做投资,会不会输得一塌糊涂?其实,风险投资本质上赚的就是一个非对称性的收益。
 
 
      风险投资,尤其是早期风险投资最难的地方在于,大部分人关注的是风险,很少有人能够准确地预见,未来的高收益是否存在,或者高收益是否能够实现。
 
      这其实非常考验风险投资的从业者,对于所谓非对称性的阅读能力,就是对风险的阅读,对风险背后价值的阅读。对价值的阅读才是风险投资最核心的一个根本点,这种非对称性是创造风险投资收益回报的一个很重要的特征。
 
      很多做风险投资的人会强调长期持有,所有的风险投资对冲巨大风险的核心要素是靠时间,因为只有耐心的等待和创造价值,等到价值实现,才能等到最高收益曲线,才能创造非对称性的回报。
 
      如果你能够比别人更早地阅读到风险背后的价值创造,并且你有足够的时间等待这个价值创造的实现,你才有可能实现这样的一个超高的回报。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风险,不同的风险有不同的投资方法,所以就出现了早期投资、中后期投资,以及Pre-IPO的投资。好的投资人是能够理解这个曲线的,而且在不同的波段能够做不同的加仓。
 
      因此,这三点,一是非对称性,二是长期性,第三是能够有多次优化风险和收益的机会。这样一张简单的曲线,讲出了风险投资背后怎么来做风险的解读、风险的优化和价值创造的一个过程。
 
      风险投资看起来是在做投资的事情,但是本质上还是去解读人、挖掘人。我们发现那么多优秀的公司背后,都是一个对人的识别和对人的长期陪伴的过程。所以风险投资到底在干什么?我觉得风险投资本质上是在投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投资人,投资人,还是投资人。
 
      如果你能够真正理解这个曲线,你就能有机会去识别这样的人,因为那些优秀的创业者,都是在非常早期的时候就比别人更早看到了这种可能,而且有把这个曲线实现出来的能力。所以,人才是创造并且实现收益曲线的关键要素。
 
相信改变世界的疯狂
 
      晨兴在北京办公室的每个会议室都是用探险家的名字来命名。为什么用探险家的名字?所有人类世界的边界,是由一群探险家开拓的。可以说一代一代的探险家,是真的代表人类在突破想象的边界和极限,而所有科技创新的优秀创业者,其实就是今天这个科技时代新的探险家。
 
      晨兴做投资最核心的价值观是相信改变世界的疯狂。
 
      疯狂,就是投资的非共识的识别能力。
 
      实际上,我们在投资中,经常会在早期阶段碰到一些优秀的创业者,他们在表达他们的创业想法时,我往往会想起会议室命名的探险家们,他们提出的想法,在当时看来是不为主流所认同的,这种非共识才是非对称性收益曲线的一个核心特征。
 
      如果某个东西大家都认为能带来超大回报,它往往就不是颠覆式的创新。颠覆式创新往往在当时看来是跟你的直觉和市场共识相悖的。所以说,他们都是疯狂的创业者,他们提出的想法不被当时主流认知所接纳,这是一种非共识的典型特征。
 
      为什么说晨兴的投资方法是要在最早的阶段,识别出优秀的创业者,还要敢于相信他们?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什么是相信?相信就是,你在遇到真正极少数的、能够创造超大回报的公司时,当大部分人说你的投资有可能会失败,风险巨大的时候,你敢于超配,敢于把你大部分的资金分配到这些有可能创造超大回报的公司。
 
      相信改变世界的疯狂,相对而言是一个非常感性的词。对于LP和专业的投资人来讲,其实就是,如何创造培养识别市场非共识的能力,并把这种识别能力转化到投资上,敢于超配到头部最优秀的公司。
 
市场非共识+超配

 

      2010年,在小米刚刚有一个想法的时候,晨兴就投资了这家公司。雷军在那一天晚上给我打了12个小时的电话,中间不停去充电和换电池,打完之后已是第二天早上。
 
       2010年,99%的VC从来没有想着去干手机。为什么不愿意干手机?
 
      第一,反直觉和反常识。诺基亚、苹果已经是市场上最牛的手机公司,为什么一个中国的公司能干手机呢?当时大部分的模式创新,都是利用中国本土化的壁垒来阻挡海外的竞争对手,而手机是一个天然的全球性竞争的共识。
 
      第二,反常。VC怎么会去干手机这种硬件制造?90年代中国第一批科技投资都干了硬件投资,投资回报惨不忍睹。所以,这两个认知就把投资者挡在了共识的舒适圈,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非常疯狂的想法。
 
      从科技进化论的角度来说,整个基因发生了突变,手机本质上就是一个计算机。计算机是三个东西,计算、通信,以及所有的内容和服务的生态。因此,手机已经完全从一个简单的通信工具变成了一个计算机,而且这个计算机天然具备了内容和服务的生态承载能力。
 
      我当时和雷军讲得最多的是,小米看起来是一个手机公司,但本质上是一个虚拟服务通信运营商的定位。小米能不能用手机把用户一个个的ID抓在手上,而且长期占有用户的生命周期,在上面承载大量的内容和服务生态。
 
      正是因为当时对非共识的这样一个接纳,晨兴连续领投了前三轮,最疯狂的一轮,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说服LP,在小米10亿美金估值时依然领投。第一轮的估值才2000多万美元,所以当时这个决策并不难做,毕竟是雷军的创业项目。但是在估值达到10亿美金时,小米公司收入是0,怎么能够做这种判断?我们认为小米作为当时移动互联网最头部的公司,一定要超配,就把基金45%(那期基金总额是1.5亿美金)全部给了小米这个项目,当时LP们都有一点不理解。后来,这期基金创造了40多倍的回报,拿掉小米,也有6-8倍的回报,超额回报就是因为超配了整个基金的45%到一个项目上。
 
      2011年投了小米之后,我们内部总结手机到底是什么?计算机是手机,但是手机不是计算机。怎么理解?所有计算机的CPU、内存和计算环境,手机都具备,但是计算机不具备手机有的三个非常重要的东西。
 
      第一,它是有location的参数,计算机是没有的,因为手机是跟着你走的。第二,手机里面有通讯录,它是天然的社交关系;第三,手机有摄像头,有外播放,它是一个多媒体的产生器。
 
      在2011年、2012年整个市场的非共识,那个时候美国投什么,中国就投什么。晨兴提出来,下一代杀手级的应用应该是移动的、社交的和富媒体化的。因为这样一个非共识的idea,我们投了一系列的公司,包括快手和秒拍。
 
      快手第一笔投资投了30万美金,因为只有一个创始人和一个想法,程一笑当时跟我们讲要干这个事情,最后晨兴连续累计投资了5轮,到现在已经超配2亿美金。
 
      声网在今年6月份刚刚上市,创始人赵斌我认识了15年。2006年,赵斌第一次从美国回来,他和zoom创始人袁征同属于WebEx创业黑帮的成员。我第一次见到赵斌时,他跟我讲:我这一辈子就在干电信级的、可交互的、通讯的质量,我对自己工程质量评价标准,就是电信级的可靠性,就是小数点后的几个9,就表示可靠性的提升。
 
      过去15年里面,从赵斌第一次创业,我投他;2008年,我在奥运会期间说服他加入YY,成为公司的CTO;YY上市之后,他离职创业,做了声网。15年的时间,连续在干一个 PaaS 的平台,2013年晨兴投资他时,还是模式创新如火如荼。但是我们想寻找新的增长点,我们认为云计算的架构会改变整个计算机的体系。谁能够做基础设施,谁就具备了长期的价值。
 
      小鹏汽车是我第二次投何小鹏,第一次是投了UC WEB。何小鹏是我心目中,我认为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里面,最强的产品经理,最强的有工程师核心DNA的产品经理。从这点上来讲,他干汽车这件事情是非常合适的。当时看到的市场非共识是软件定义汽车,我们不是在做汽车产业,而是整个颠覆了汽车的产品架构,这个项目上我们累计投了1.2亿美金。
 
      所以,怎么做超配?怎么在市场早期的时候做市场的非共识,是Morningside(晨兴资本)过去20年投资最重要的核心原则。晨兴资本的20年是持续进化的,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到现在云计算AI时代,我们正在酝酿下一阶段的生物医药。
 
相信“相信的力量”

 

      晨兴并不是在跟随市场的趋势,而是跳出来形成自己的认知,用自己的认知去找到最优秀的创业者,跟他们产生真正的共鸣。当你真正产生共鸣,你知道他看到了未来,你知道他是真正优秀的创业者,你才能知道相信的力量。
 
      相信“相信的力量”,什么叫相信?就是超配,就是在别人不敢给予他超配资金的时候,你敢于把自己大量的资金押注到那些头部公司。
 
      最近我们也在梳理Morningside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做?我认为中国的机构投资,特别是在科技创投进入2.0时代,有些基金会停留在垂直产业,有的基金会开始做跨产业布局,晨兴现在已经开始跨产业。
 
      我们也在做阶段性的扩张,Morningside上一期的基金规模是10亿美金,这个基金一部分做早期投资,一部分做中后期投资。Morningside已经做了人民币一期基金,最近正在Close 20亿元的人民币二期基金。我们要在美元基金市场和人民币基金市场,同时实现整个方法论。
 
      因此,能够跨行业投资是需要有方法论背后的方法论,跨越阶段投资则需要具备多元的工具箱。基于晨兴超配这些优秀公司的经验,我们知道对中后期的投资是有多次下注机会的,即使在早期可能错失了一些优秀项目,但利用晨兴的方法论,还是能够在中后期上做投资组合优化的。
 
人民币投资在四个未来行业中的机会

 

      针对中国的美元基金人民币化的过程中,Morningside识别出来人民币投资在四个未来行业中的机会。
 
      第一,科技供应链。手机是一个最典型的行业,在七八年前中国手机行业没有什么大动静,但是今天全球手机出货量在12-14亿部,中国占比超过50%。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中国的终端产业是能够领先全球的,因此大胆预测下一个领先全球的是汽车行业。
 
      中国汽车产业能够像当年手机产业一样,利用中国超大的市场,去集结最优秀的人才和资金的优势,能够创造一个世界级的竞争优势出来。今天供应链已经带来全面性的提升,很多操作系统、器件、芯片、组件都会被国产化。因此,科技供应链是下一个沿着终端产业链有机会领先全球的。
 
      第二,人工智能时代。地平线是一家专门帮助自动驾驶做训练的公司,他们最近做了一个人工智能迭代的展望,就是从L1到L2,从L2开始是低智能,L3开始是逐步智能,L4-L5是高智能。我们预见在未来,每一次L1到L2到L3的迭代升级,对算力要求上面是指数级的上升,机电时代已经来临。
 
      第三,云计算。2019年,对比中美两边的消费互联网和企业互联网的市值,可以看出,中国消费互联网跟美国消费互联网的市值差距已经不大了,但是企业互联网大大落后于消费互联网在全球领先的程度,因此企业互联网在市值上面还有巨大潜力。中国云计算的增速是40%,美国云计算的增速是20%,弯道超车一定会到来。
 
      第四,医疗。科技创新很有意思,只要当一个新的全新技术的出现,一个新的技术变成一个工具,这个工具会带来这个行业的巨大变革。比如医疗影像,有了医疗影像就不用解剖了,通过医疗影像就能观察到病灶,这才构建了现代西方医学很多的工具。我认为下一个新的工具正在发展,就是基因测序。每一次新工具的出现,都隐含了一个时代变革出现的机会,我们认为新工具会带来生物医药“寒武纪”式大爆发的时代。
 
      以上就是晨兴对未来的展望,寒武纪式的爆发,大量的投资机会等着我们去挖掘。
 
      过去20年在中国,晨兴作为第一批的风险投资机构,和这么多优秀的创始人一直成长到今天,我们认识到,中国有最强大的市场,有海量的资金,而且有非常多的人才。
 
      但是风险和机遇共存,风险投资是一个勇敢者的游戏,看起来遍地都是机会,也充满了陷阱,你必须要具备方法论,具备大量的经验,以及大量的实践,帮助你去找到下一个巨大的回报。

 

 

 

 

朴谷咨询(PGA)是一家聚焦于互联网、高科技、消费、教育、文娱与医疗行业,为客户供投融资尽职调查、融资与并购交易顾问、财税咨询、商业评估及资本市场等服务的专业机构

 

朴谷已累计服务超过400个投融资与并购交易案例,服务美国与香港上市公司超30家,服务美元与人民币投资机构超近100家。我们的专业顾问人员拥有专业丰富的行业经验,为客户提供最具深度增值的专业化服务,深度服务于中国本土资本市场。

保持联系

  • 朴谷北京

    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55号 富力双子座B座1005室
    邮编:100022
    电话:010 5862 1088
    传真:010 5862 1088

  • 朴谷上海

    上海市静安区成都北路333号招商局广场24层2408-2411室
    邮编:200041
    电话:021 6333 3765
    传真:021 6333 8821

联络朴谷

一般事务请联络: info@pg-advisory.com
企业官网: www.pg-advisory.com

企业微信: